新聞中心

news center

他是投資界大獎的常客 卻說投資的難點在于“小道理落地”

來源:中國基金報發布時間:2020-09-01 10:48

       日前,2019年度“金牛理財產品”評選公布獎單,中泰資管徐志敏管理的兩款產品,分別摘得“五年期金牛券商集合資產管理計劃”和“三年期金牛券商集合資產管理計劃”。

       事實上,徐志敏也是中國基金報英華獎榜單的常客,在過去兩年間,他連續將“三年期權益資管最佳投資主辦”的殊榮收入囊中。

       談及自己的投資感悟,徐志敏卻直言自己不喜歡成功學,“我愿意探詢是什么真正阻礙了成功。我發現阻礙成功的絆腳石并非不懂投資的大道理,而在于忽略了那些本該落地的小道理”。

       那么,哪些是投資中本該落地的小道理?讓我們來聽聽徐志敏怎么說。

1、別輕易考驗人性,投資是可理解與可承受的交集。

       一說投資,很多人喜歡把“逆人性”掛在嘴邊。這話沒錯,但知行合一者寥寥無幾。

       既然大多數時候繞不過人性,那就別輕易考驗人性,從呵護內心(呵護管理人自己也呵護投資者的內心)出發來做投資決策。比如,我現在很少做盤中決策,盡量做盤前決策。盤中決策和盤前決策的差異主要在于前者會有更多的盤中信息,但盤中決策(臨時決策)很容易被情緒所左右,比如在追漲時容易把上漲原因合理化,事實是往往被證明并非如此。

       另外,投資是可理解與可承受的交集,單純的進攻性不應該成為投資的目的。要做到“可承受”,大多數人應該對極致化策略敬而遠之。毋容置疑,投資中的短跑冠軍一定出自極致化策略,但組合的極致化,很容易在逆境中突破個體的承受能力。無論是管理人,還是投資者,在這樣的重壓之下,很容易不合時宜地丟掉自己的倉位。雖然極致策略并不必然會在某個時刻遭遇受迫交易,但只要一直那么做,遲早會遇到,受迫交易是必然的。

       投資是一場贏得輸家的游戲,速勝不是唯一的可選項,也未必比緩勝高明。人們津津樂道于項羽、韓信的背水戰,所忽視的是他們彼時的可選集本就非常有限。垓下之戰的韓信,為什么沒有采用類似的策略,因為彼時的他,已然擁有了足夠的可選集,允許他更為穩妥謹慎地獲得勝利。投資的好處在于你永遠不用擔心可選集過小,永遠不需要背水戰,永遠都有自己的垓下戰。我對投資者的建議是適度遠離“英雄投資人”。

       因此,對應到我的組合構建,我選擇杠鈴組合。杠鈴兩端,一端尋求高確定性,兼顧風險預算;另一端尋求高獲利潛力,兼顧組合盈利要求。核心是弱相關性,拿起不一樣的組合拼圖。

2、擇時受邊際遞減律的制約,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擇時,其他時間交給擇股。

       擇時受邊際遞減律的制約,一方面擇時它的重要性邊際遞減,事實上重要的決策就那么幾個;二是擇時的可靠性邊際遞減,隨著擇時的頻率越高,信噪比急劇衰減,因而可靠性急劇降低,這是我們要避免的。所以我們強調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擇時。

       其實塔勒布有個觀念,人大可以把手機關掉。因為如果某個事件足夠重要,有沒有手機都能得到它的相關信息。很多人覺得信息越及時越好,但遲鈍一些也有好處,從決策科學的層面,遲鈍可以過濾噪音,專注在比較重要的事情上。

       當然,你會說擇時很難,但辨識極端情況卻不太難。比如2007年四季度、2015年的二季度,泡沫化明顯,只要不被欲望所蒙蔽,大概率可以有效辨識。我個人只做重要的、可靠度高的擇時,其他時間倉位變化不大,因為不在底部承擔持倉的壓力,就在上漲的過程中承擔踏空的壓力,與其讓市場選擇承擔壓力的時機和點位,不如主動選擇承擔壓力的時機和點位。

       與此同時,我們強調擇股為主。很多人問,好股票是什么?簡而言之就是長坡、厚雪、高壁壘。商業模式好,行業空間足夠,壁壘深厚,這是我們追求的目標,再疊加治理良善、合理的價格,就是一個好的投資標的。

       當然,世界變化很大,新的業態層出不窮,我們研究新業態的出發點,是從人的本質需求出發。與本質需求對應的,是間接需求。喜歡偷懶、追求精神愉悅、社交需求、向往高效、便捷、健康……這些都是人的本質需求。疫情也是試金石,幫助我們觀察哪些公司能夠高效地滿足本質需求。

3、用工具避免受迫交易,努力做受迫交易的對手。

       很多時候的底部賣出和頂部買入,都來自受迫交易,這種心理層面的壓力,會一個錯誤帶出另一個錯誤。所以我們希望避免受迫交易,努力做受迫交易的對手。

       你可能更關心如何避免,我的建議是,用工具化的方式固化,幫助自己做檢查清單。假設在2000點滿倉,跌到1600點時會怎么做?因為我覺得只要等著就行了。2000點空倉,漲到2400會怎么做?一定會被迫買入,這個是不可避免的。總想買在最底部是一種貪婪,在諸多因素改善的過程中,我們會發現我們原先吹毛求疵的都是我們可以容忍的;真正需要避免的,是倉位倒置。

       當然,八折測試的方法未必最為科學,但我想說的是,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。通過工具化的方式,可以化解執行上的困難。因為在悲觀時如果不借助工具進行測試,就很難清楚地了解自己在想什么、自己是不是在做價值投資、或者自己是不是言行一致。

4、變判斷題為比較題。

       市場情緒如同一個鐘擺,總是在極度悲觀和極度樂觀之間不停擺動,投資者容易在相反的觀點當中左右搖擺,進而在不斷的搖擺當中損耗利潤。

       確實,有時候要做判斷很難,但我們如果認可投資本身就是機會成本的權衡,就可以把它轉換成比較題,只要去做標的的篩選、做資產之間的比較,這個可以簡化很多問題。

       很多時候大家愛問,現在的市場怎么樣,如果把這個判斷題變成比較題,我們對回答的置信度會更高。比如,一旦我們從比較的視角來看權益類資產,其相對吸引力顯而易見。

       過去沒有打破剛兌之前,6%-8%的信托產品收益率被一部分投資者視為無風險收益率。隨著剛兌的打破,無風險收益率趨勢性下行變得不可逆,而投資是基于機會成本的權衡。無風險收益率的下行意味著機會成本的降低,機會成本的降低,進而凸顯權益類資產的相對吸引力。

       社會財富再配置,也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發生。財富再配置是跟賺錢效應相互正反饋的。資本是逐利的,也是聰明的。追求風險調整后的高回報,是資本的本能。A股具有很高的風險調整后的回報。資本流入是主流,流出是插曲,這個可以從北上資金的流入流出的數據可以觀察得很清楚。

       再看估值。估值水平不是判斷市場短期漲跌的有效指標。但是衡量長期獲利潛力的重要指標、甚至是最重要指標。當下的A股,不管是橫向的國別比較,還是縱向的歷史比較,估值水平仍然處于一個比較有利的位置,有比較好的吸引力,當然,這里面的分化非常明顯,我們可以披沙揀金,尋找合適的投資標的。我們認為當下依然能夠構建有良好的風險報酬比的權益多頭組合。

       最后,我想引用《孫子兵法》上的這兩句話來結尾:

       “昔之善戰者,先為不可勝,以待敵之可勝。不可勝在己,可勝在敵。”永遠在可承受的范圍內投資。永遠避免“背水一戰”。

       “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;合于利而動,不合于利而止。”投資者永遠不要有扳回成本的念頭,往前看,合于利則動,不合于利則止。也不要在臨近止損線的產品上浪費時間。

       以上,都是我們從過去摔過的跤,走過的彎路中的教訓總結,分享給大家,希望能幫助大家少摔跤,少走彎路。

有码人妻